048 爭吵、孤立

多可選擇3件)】【普通級(98%概率掉落)】【長刀(普通)X0~3,手槍(普通)X0~3,匕首(普通)X0~3……】【狼皮甲(普通)X0~3,狼皮帽(普通)X0~3,狼皮鞋(普通)X0~3……】【手槍子彈盒裝(普通)X0~3,步槍子彈盒裝(普通)X0~3,狙擊槍子彈盒裝(普通)X0~3……】【紅寶石戒指(普通)X0~3,綠寶石戒指(普通)X0~3,藍寶石戒指(普通)X0~3……】【戰士職業技能升級...-

“原來你是管理局的玩家?我說你這身緊身衣好像在哪兒見過的樣子。”

在長髮黑衣女子承認自己是管理局人士之後,西服青年,也就是自稱黃運強的那位便再次驚歎出聲,表示他剛纔就感覺這名女隊友身上的衣服有些眼熟。

“好了,大家都自我介紹完畢了,老韓我再多說兩句。”

此刻西服青年對麵站著的大衣男,也就是自稱韓豪的狙擊槍手再次擺了擺手讓對麵的青年閉上了嘴,然後這人便總結道:

“根據剛纔的介紹,咱們這次五人一共有槍手係兩名,刺客係、戰士係、牧師係各一名,人員組成還是比較合理的,隻要好好合作完美通關這次副本應該問題不大,接下來就看敵人那邊具體是什麼情況了……刺客兄弟,等會可能需要勞煩你負責探查這一方麵。”

大衣男說著就麵帶頗具感染力的微笑看向了他旁邊的笑臉麵具刺客玩家。

“可以。”

笑臉麵具刺客依舊是那副略顯冷淡的語氣,但還是比較給大衣男麵子,立刻點了點頭迴應。

“接下來,戰士兄弟,你雖然等級低了些,但看起來裝備都挺不錯,應該也能算和我們一個層次,不然副本也不會安排你和我們在一起。”

大衣男此時麵帶笑容地看著王誌凡,給出了他的建議。

“等會打土匪的時候,就得靠你衝在前麵替我們這些玩家吸引火力了,壓力相對會大一些,但牧師妹子肯定會重點照顧伱給你治療和BUFF……”

他不疾不徐地說著,像一個老大哥那樣吩咐事情,聽起來毫無問題,但不等他說完,王誌凡就直接打斷了他。

“各位,我必須提前說明一點,我雖然是個戰士職業,但我並不喜歡一頭衝進敵人堆裡,所以等會我不見得會衝到最前麵,我更傾向於使用手中的槍械先攻擊幾輪。”

王誌凡一邊說著一邊搖晃了下他手中的銀白色手槍,表示他並非隻能打近戰,也不是很樂意打近戰。

這裡必須解釋下,王誌凡為什麼一直不願意像經典的戰士職業那樣衝鋒陷陣,一直想要縮在後方,原因很簡單,他認為這種戰鬥方式風險太大,可以說完美表現出了戰士職業的炮灰特性,而他又是個比較謹慎比較惜命的人,不到不得以的情況下他是不會將自己置身於那種巨大的危險之中的,即便他的這種搞法看起來違背了戰士的天職,會給其他隊友帶來了更多的壓力。

說到底,他這樣是因為這種副本玩家隻有一條命,在副本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若是玩家在副本裡死了也能像電子遊戲中的角色那樣不斷複活,他絕對可以表現得最為勇猛,但在隻有一條命的情況下,他不可能就因為所謂戰士的職業天職,就直接一頭衝進敵人堆裡,將自己的性命交給運氣,交給後方隊友的發揮,這對他是極為不公平的,他不可能妥協。

“不是吧,兄弟,你一個戰士職業肯定要衝在最前麵啊,你總不成想讓我們這些槍手衝過去吧。”

此時王誌凡剛說完,大衣男還冇發話,他旁邊的西服青年黃運強就開口吐槽了,顯得非常反對王誌凡的這種畏縮打法。

“誰都不用衝,都打遠程就可以了。”

王誌凡聽了立刻反駁了他,表示自己並不是想要把壓力推給隊友,而是想要換一種更加安全的戰鬥方式。

“戰士兄弟,你這麼搞就有些不對了。”

這時候大衣男又麵帶微笑地對王誌凡發話了。

“且不說兄弟你一個戰職使用槍械能發揮出多少威力,就單單是我們團隊裡目前隻有你一個戰士,你就必須頂上,儘量吸引住敵人的火力,讓我們其他人能有更好的輸出環境,不然你退縮了,敵人很容易就衝到我們這些遠程的臉上,到時候這次副本怕是冇得打,可能團滅咯。”

他言語之間,開始用團隊職責團隊大局副本通關方麵給王誌凡施加壓力,想要他改變自己的想法。

但王誌凡聽了心裡隻有冷笑,他立刻就提高聲音反駁道:

“嗬嗬,就因為我是戰士就得衝過去送死?你當這是打電子遊戲呢?你一個狙擊槍手隔著老遠把敵人點死不就得了,非得需要我衝上去?現實裡的戰爭咋冇聽說需要什麼近戰單位當肉盾?現實世界的戰爭可全都是遠程互射!”

王誌凡這是挑明瞭他們話語中的陷阱,點破戰鬥並非隻有一種固定的模式,副本也不是像電子遊戲那樣非得戰法牧射配齊,他堅持使用對自己更加安全的戰鬥方案。

“行,我不和你吵。”

發現隊伍裡唯一的戰士職業打定主意不願獨自衝鋒後,身穿大衣的狙擊槍手韓豪臉色頓時一冷。

“你不願承擔自己的團隊責任,還說這麼多歪道理,真是讓人失望!你等會自己愛乾啥乾啥去!既然你不想為團隊出力,就彆指望團隊在你陷入危險的時候會庇護你!”

這個目前基本默認是團隊頭領的男人一臉嚴肅地訓斥完王誌凡後,便接著又對其他幾名隊員揮了揮手,想將他們帶向這庭院的旁側繼續商議,也就是孤立王誌凡。

“刺客兄弟,阿強,還有牧師妹子,我們幾個再好好商議一下副本策略,冇了戰士配合這個副本可能有些不好打。”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向庭院一角,身穿西服的黃運強第一個跟隨上他的腳步,麵帶笑臉麵具的刺客玩家略一猶疑後第二個跟上,一頭長髮身穿黑色緊身製服的牧師女子則直接搖了搖頭,轉身走向這庭院另一角,表示她對這些內鬥戲碼毫無興趣,寧願一個人呆著。

如此一來,最初幾人降臨的庭院位置便隻剩下王誌凡一人了,他很快看到大衣男韓豪、西服青年黃運強還有麵具刺客男已經走到庭院另一側開始了商議,他還發現他們幾人時不時還會向他投來隱約的目光,不知是在對他表示鄙視,還是另有目的。

-,我們好好配合,全力消滅闖進來的怪物。”王誌凡知道現在再主動衝出去就是傻子行為,所以他立刻同意了女孩的固守待援方案。如此壓抑的氣氛又持續了不到兩秒,整體的平靜立刻就被打破。隻見在這公交中間的一個窗戶首先被外部暴力碎裂,然後一個烏黑猙獰的怪物便從車外攀爬,將它可怕的腦袋伸了進來!刹那之間,原本靜靜漂浮在車廂內的長髮女鬼般存在一個閃爍,便直接出現在了那扇窗戶之前,隨後它蒼白而細長的手爪瞬間揮出,隨著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