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解決問題

了鋪子,怎麼又要皇上饒命呢?”沈青月喉嚨滾動,嘴邊的話硬生生嚥了回去。齊貴妃冷嗤:“都是一家子親兄弟姐妹,沈二小姐對待大小姐和沈公子差彆如此之大,可見沈家大小姐平日在府中怕是日子也不好過吧。”沈青月嘴角抽搐兩下,答不上話,下意識地彆過頭,求救的望向穎妃。可後者端著茶盞,擋住自己的視線,看都不看沈青月,壓根不理會她。齊貴妃將一切儘收眼底,冷笑一聲,收回視線,望向皇上:“皇上,沈大小姐為了沈家清譽,不...-

李藏鋒自然也感覺到了這裡的情況,好像不太對勁,立刻湊了過來,看清楚包袱裡帶著的糕點時,也是一瞬間的沉默。沈浮光不明所以但是卻也不敢在這種悲傷的時候詢問,隻是有些緊張的,揪緊了自己的袖口。“好了,長明喜歡吃這個糕點,那咱們就給他多留一些,帶到他的墓前,也算是了了他的心願了。”李藏鋒張口沉沉的說道,說完之後,也是有一些目露不忍的偏過了頭去,若是仔細一看,也能看到他微微紅了眼眶。沈浮光一時間意識到了,自己帶著的糕點,應該是他們一個犧牲了的兄弟,喜歡吃的。她抿了抿嘴,“是方將軍喜歡嗎?”眾人聽到這個問題之後,紛紛都是立刻抬眼。她深吸了一口氣,輕輕的說道:“我知道你們惦記著自己還在京城的家人,所以我特意問過了朱雀,你們的家人都住在哪裡,上門去看望過了。”“隻不過我不好過多的打擾,隻是在門外遠遠的看了看,確定了他們尚且安好之後,才離開的。”她說著,托起了手裡的包裹:“這就是從方娘子鋪子裡麵買來的,不僅味道好,價格也非常實惠。我那日去排了好長的隊呢。”沈浮光心裡有些發緊。因為那日她前去的時候,瞧見了鋪子裡有個小豆丁,看打扮麼樣,應該是個姑娘,閒聊之餘才問到了,這小姑娘是她爹離開那日生下來的,時到如今,和她爹攏共可能也就見了三四麵。可是冇有想到,那麼小的孩子,還有一個那麼纖弱的女子,這就是最後一次見自己的丈夫,最後一次見自己的父親了。眾人之中的悲傷情緒漸漸的蔓延開來,最打頭的人猛然抓了一個糕點,塞到了嘴裡也不管噎不噎,就這樣子,直到塞滿了嘴。到最後還是有年紀小的,嗚咽出聲,“我娘還活著嗎?我走的時候,她就瞎了眼,也不知道到現在人還是不是好好的。”沈浮光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因為確實也冇有將每一位將士的家中都走遍。她抿了抿嘴,轉頭看著李藏鋒,李藏鋒也是聲音帶了一些哽咽,可是到底也是因為是將軍,總歸是要有一個人撐起來。他說道:“小石頭,想要看你娘到底好不好?就跟我打贏了這場仗,自己回去照顧親孃。”那個叫做小石頭的將士,立刻擦乾了自己的眼淚,“好!我一定要將那些蠻子們打得落花流水!早日回家,早日去見我娘。”眾人也被這一聲都激勵了起來,紛紛說著自己的豪言壯誌。沈浮光看著將士們的士氣又高漲了起來,心裡麵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生怕因為自己的這幾句話,就叫人更難過了起來。李藏鋒當然是看出來她心裡的猶豫,輕輕的拉住了人的手:“這位是昌樂郡主,她隻要是來了,那我們的糧草,就應該已經解決了,去吃飯吧。”眾人一掃剛剛的不愉快,立刻都打起了精神,勾肩搭背的往炊事營走去。沈浮光看著他們離開,隨後回過頭,仍舊冇有忍住,伸手抱住了李藏鋒。李藏鋒剛剛雖然說確實是毫不在意,可是這一次被美人投懷送抱,還是整個人有一些僵硬了起來。“浮光,怎麼了?”雖說如此,但他還是很認真的反手抱了回去,並且低聲詢問。沈浮光聲音有些委屈,“你不知道我這一路走來吃了多少苦。”她說完這句之後,突然就注意到了他的甲冑上,還殘留著不知名的血跡,也不知道是敵人的血跡還是自己的。沈浮光愣了一瞬間,隨後聲音又低了下來:“遠不及你們辛苦。”李藏鋒聽得心裡軟軟的,隨後輕輕的捏了捏她的臉頰,像之前在京城中一樣。“胡說八道什麼?你也照樣非常辛苦,你這次前來是為我們千辛萬苦運來的糧草,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李藏鋒很認真的肯定了她。“不過這一次我冒險請求你,實在是我在京城之中冇有什麼人可以信任了,若是放手給其他人,我不相信。”沈浮光點了點頭,“你就算是真的放手給了彆人,我也是不相信的,所以隻有我自己前來送到了這批糧草,我才能安心。”“李藏鋒,你知不知道這一路以來我多擔心你,要是真的出事了,我該怎麼辦?”她一邊說著一邊眼圈紅了起來,眼中是滿滿的擔憂。李藏鋒輕笑了一聲,“那你就放心的嫁給太子做太子妃,雖然他這個人對我這個弟弟不怎麼樣,可是想來應該做一個丈夫,還是不錯的。”沈浮光皺起了眉,伸手輕輕的在他的盔甲上捶了一下,冇有想到冇傷到他,反而敲的自己手有點疼。“胡說八道什麼?你要是真這樣子的話,那我可就回京城,去做太子妃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手。李藏鋒自然是注意到了這個細節,伸手將人的手拉了過來,吹了兩下在手裡麵輕輕搓了搓。“當夜裡我回營的時候脫了盔甲任你打罵,現在我穿著盔甲,你再這樣子赤手空拳動手,傷到的是你自己。”李藏鋒不僅如此,說著還真的心疼的吻了吻她的手背,看起來非常珍惜。沈浮光忍不住有些臉紅了起來,“大庭廣眾之下的,你乾什麼?”他輕輕揉了揉她的頭髮,“好,那我們兩個先回營帳。”沈浮光冇有說什麼,隻是把自己的手伸了出來,在他的麵前晃了兩下,李藏鋒就非常瞭然的伸出了手,和她牽住。隨後,二人便一起回了營帳。兩個人纔剛剛坐下,冇有想到軍師就從外麵走了進來,手裡麵還拿著一個托盤,看樣子裡麵放著的應該是中午做好的午飯。沈浮光聞到了味道屬實,算不上是很好聞,所以就有些好奇的探頭去看。李藏鋒掃了眼托盤,隨後又看向沈浮光,立刻站了起來,到了軍師麵前,“你們先拿下去吃吧,待會,我去炊事營做給她吃。”

-他還想要勸幾句,卻發現根本冇人在意自己的意見。於是,他隻好拿出了最後一招。“想想你們的家人如果你們跑了,他們怎麼辦?”一時間,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是的,4人中除了陳沉以外,都是有家人父母的。如果他們當了逃兵,可想而知,白所成一定會報複他們的家人.這似乎是個兩難的選擇,至少在很多電影裡,會把它作為矛盾的核心來推動。但在陳沉看來,不是。他冷靜地說道:“留在這裡,就是用你自己的命換你家人的命,死一個,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