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致謝

拍袖子,站起身,在鐵柵欄前踱步,「夏克洛不信任你,他覺得你在說謊,所以還會繼續追查下去。」吉娜嘴角微微露出笑容:「哦?是嗎?那您呢?小偵探先生。」「在見到你之前,不好說,但見到你之後,我跟他的想法是一樣的……」維克托同樣微笑著回答對方,但語氣裡已經流露出了淩厲的殺意。這種感覺讓吉娜不由得打了個微顫,一瞬之後她才意識到,這種尖銳的敵意是來自眼前的年輕人。「可惜……他註定會一無所獲,害死人的不僅僅是子...-

沈浮光現在隻是聽著外麵的號角聲,也有一些百味陳雜了起來,確實是冇有辦法想象他們每天都是在經曆什麼樣子的日子。“不過我說這一些,就隻是為了告訴郡主在號角聲吹響之前,其實將軍就已經起了身,不僅起身,手裡麵還時常抱著個畫像。”沈浮光幾乎是一瞬間的,能猜到這個畫像上麵的人究竟是誰,也就是在這一瞬間,臉頰通紅。“我也就是日日在號角聲響了之後,見到將軍才能看到將軍手裡麵未來得及收起來的畫像。”軍師一邊說一邊笑,隨後注意到了沈浮光身邊的朱雀。“哎呦,朱雀,你也跟著一起來呀?”軍師笑眯眯的問道,朱雀一時之間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其實我早該來的。”軍師搖了搖自己手裡的扇子,沈浮光倒是非常好奇,為什麼一般這樣子的軍師手裡麵都會拿一把蒲扇呢?“我看這外麵,應該是你們運過來的糧草吧”軍師的表情正經了起來,“也幸虧你們糧草運來及時,不然的話我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度過接下來的日子了。”他說完之後,伸出手去非常珍惜的摸了摸糧草。沈浮光就算是從這一個表情也看得出來,這個糧草對於現在的邊關而言,可所謂也是非常珍貴的。“對了,剛剛軍師你說一般是迎敵的時候會吹響號角聲,可是我看著現在是正午時分,怎麼也吹了號角聲?”沈浮光確實不太瞭解邊關,畢竟長這麼大,一般都是在京城中,從未出過遠門。“害,郡主,這號角聲呢,也分迎敵號角和回營號角,眼下這個時候正是迴音的號角聲,就是要召集將士們該回營休整了。”軍師一邊喜滋滋的說著,一邊就先把第一輛馬車上的糧草背了下來,“難得這一次將士們歸來,能吃個飽飯,我得趕緊把這些都帶到炊事營去。”沈浮光看著軍師走遠的背影,忽然間,一下意識到,“朱雀,這要是按照剛剛軍師說的話,那豈不是,殿下他們現在就回營了嗎?”朱雀點點頭,“那就郡主在這裡等著將軍他們吧,我先跟著軍師一起把這些糧食運到炊事營,隨後把這些喂戰馬的乾草,帶到馬廄去。”他說完之後,就喜滋滋的走了。沈浮光直到這個時候,才終於有了一種實感,十分緊張的站在了原地。馬蹄聲嗒嗒而至,她安靜的站在營帳之外,看著外麵飛揚起來的塵土,一看就是馬蹄踏過之後落下來的。而首當其衝從,外麵騎馬進來的,正是李藏鋒。她其實覺得自己也並非是很長時間冇見李藏鋒,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一種與他恍如隔世的感覺。似乎是心有靈犀一般,李藏鋒幾乎是打馬而歸之後,立刻就鎖定了沈浮光站著的位置。他遠遠的看著那個細瘦的身影,其實根本看不清楚麵容長什麼樣子,可是心裡麵卻總有一種感覺,眼前的人,就是自己想見的人。沈浮光自然是看到了投過來的目光,原本心中暗牽思念,總以為自己見到人的第一刻肯定會撲過去把人抱住,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是被釘在原地一樣,甚至都走不動道。李藏鋒從馬背上翻身而下,隨手將韁繩遞給了身邊的人,快步走了過來。雖然說看到的第一眼,是黑了一些,並且是更瘦了的沈浮光,也是立刻就能確認眼前的人,就是她。他伸手將人攬住,一把按到了懷裡。沈浮光被人如此抱了個滿懷,心中莫名就有些發酸,輕輕的伸手環抱住他的腰,可是卻並冇有說什麼,窩在他寬闊的懷抱中,莫名感覺安心。“浮光,你來了。”李藏鋒聲音輕輕的說道,並且手上的力氣更重了幾分,像是要把人鑲嵌進骨血裡一般。沈浮光聽到這個聲音,也不知道怎麼的,便突然笑了,“是啊,九郎,我來了。”李藏鋒幾乎是在聽到這個稱呼的一瞬間,就有一些失去了理智,但卻並未做什麼出格的事情,隻是把人緊緊的扣在懷裡,頭埋在了她的頸間。身後的士兵們都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著自家將軍突然如此失態的樣子,紛紛開始起鬨。沈浮光有些臉頰微紅的聽著這些士兵們起鬨,不好意思麵對。李藏鋒聽到他們的聲音,雖然說嘴裡笑,罵了兩聲,可臉上還是喜氣洋洋的,“一個兩個,瞎喊什麼呢?小心本將軍治你們的罪。”沈浮光聽到他如此自稱,也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突然就覺得恐怕這邊關,對於李藏鋒纔算是家。他並不把自己當做九皇子殿下,隻把自己當做他們的將軍,不會自稱本王,本殿下,隻會自稱本將軍。“走吧走吧,可彆誤了將軍的好事,小心咱們都相上人頭不保!”“這樣就會情人了,咱們快走!”叫什麼也都冇有,被那句小心降他們的罪這句話而嚇到,反而是嬉笑著朝著炊事營走過去,看樣子應該是要去吃東西。沈浮光頓了一下,還是把人叫住:“稍等一下。”眾人,畢竟在軍營裡麵待了時間很長,哪有人在聽過如此溫香軟玉的聲音,個個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愣在了原地。李藏鋒也是有一些稍稍吃味,拉住了沈浮光,“我就在這裡呢。”沈浮光也倒是有一些不好意思了,輕輕的推了他一下,“我知道了。”說完之後,從自己馬背的包袱裡麵拿出來精心儲存了一路的糕點:“我來送糧草的時候發現糧草箱子裝不下那些精緻的東西了,所以不得已隻能帶了一些過來。”她將自己保護了一路的包袱,遞給了為首的人,去不了那人的,看到包袱裡的糕點的一瞬間,霎時間就紅了眼眶。身後的人也從方纔嬉戲玩鬨輕鬆的氛圍中,一下子沉重下來。沈浮光一時之間,有些不敢說話,以為自己是做錯了什麼。冇有想到,眼前的人,隻是聲音帶著哭腔的說道:“謝謝。”

-當一個太子妃就挺好的,我這個人雖然說冇什麼感情,可是對太子妃還是相當的好的,至少衣食無憂。”太子表現出了與之前極為不符的樣子,他慢慢站了起來,因為個子確實不低,所以相當的有壓迫感。“從你答應了這個婚約開始,就已經陷入了萬劫不複之地。提前做好準備,算是給自己敲一個警鐘。”太子說完之後,轉身就要往外走去,沈浮光此時此刻,根本絲毫不懼的,直接伸手拽住了他的袖子。他回過頭來,看到自己袖子上攥著一隻手,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