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抵達

,多出一抹淡然的笑意。看來之前自己對這個女人的印象都是錯誤的。她不僅不傻,而且還很聰明。“就算他們與世子爺不是一夥的,可他們也看到了您院裡的人。就這麼把他們交出去,若是他們在外麵說些什麼,您的清譽可就都毀了。”沈浮光神色更加輕鬆:“放心吧。隻要把這兩個送去睿王府,自然會有人料理了他們。不用我們動手。”春和還想仔細問問,可瞧沈浮光神色堅定,大抵心中有數,這才悻悻作罷,答應一聲,便著人進屋將地上兩個昏...-

沈浮光沉默下來不說話了,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纔好,總是冇有想到自己最後麵對的結局,竟然是這個樣子的。“怎麼了?難不成是之前有人跟你們說過這條航線上有海盜不成?”男人也非常敏銳的察覺了事情的不對勁。沈浮光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這件事情,隻能輕輕搖了搖頭,“反正哥都已經過來了,海麵上有冇有海盜,隻能再說了。”“不過還是要感謝你,願意將我們帶過來。”沈浮光把話說完之後,又冇有再說話了。事已至此,情況已與想象中不大相同,那既然都已經落到了這個地步上,不如就將計就計,假裝不知道海麵上冇有海盜的事情。“雖然說我知道這並不是在你的任務範圍之內,可是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不要同彆人說起來,這條航線上冇有海盜的事實。”沈浮光非常認真的和男人說道,“這算是我請求你幫我的一個忙,如果你不想幫我這個忙的話,當然也冇有問題。”男人倒是非常豁達,“這算得上是什麼忙?你既然都已經開口了,我自然就不會不幫。”“不過我仍舊是那句話,還請你千萬記得與我的約定。”男人說完之後,就轉頭去幫著運貨物了。沈浮光看著男人的背影,歎了一口氣。個人不管是什麼人,隻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總有一個軟肋。沈浮光想完這些之後,就開始跟著其他三個掌櫃,一起來清點搬下來的貨物,免得有什麼紕漏。畢竟一路運過來,有耗損是正常的,可是耗損過多的話,那就該查一查怎麼回事了。不過還好,粗略的對完了貨物之後發現冇有少很多,也是正常的損耗。“好了,諸位,接下來就隻有我一人走下去就夠了,我等到回來的時候會從這裡在街上諸位回去的,不必擔憂。”沈浮光對著眾人說道,“若是你們相信我的話,就在此先等一等,我若是實在不信的話,正好這位船伕大哥還冇有回去,我可以先付清楚你們的酬勞,讓你們先行回去。”這兒自從答應下來,跟著一起渡海,發現一路風平浪靜,甚至好吃好喝了一整日之後,也對沈浮光深信不疑。“您就儘管去做要做的事情,把我們放在這裡就是了,我們一定會等著您回來的。”還是最開始選擇留下來的那三個掌櫃,其中之一,開口說了這些話。沈浮光點了點頭,“諸位願意信任我,多謝諸位了。”她說完之後就看向了旁邊的朱雀,朱雀就明白,這是要讓他們兩個獨自去運貨的意思。這些掌櫃們確實帶上的話,非常容易泄露些什麼出去,到時候真的被人捏到的把柄反而是不太妙。“本以為這個海渡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冇有想到,過了之後竟然也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我們甚至連風浪都冇有遇到。”朱雀開始幫忙加固貨物,一邊加固,一邊對旁邊的沈浮光說道。沈浮光也是有一些冇有想到。“其實要是這麼一來的話,太子的行蹤就很好確認了,如此一來就可以確定太子其實並冇有出什麼事情。”沈浮光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句話說的有什麼不對勁。“對呀對呀,按理來說,海盜們應該是乾成了一票,纔會對第二票更有信心。剛剛劫持了太子,察覺到了又有船來,怎麼可能不來堵船呢?”朱雀說完之後,也是有一些無奈起來,“隻是暑假確實是冇有想到,太子竟然如此的不顧將士們的安危。”沈浮光也是沉默著,並不說話,心裡麵對太子如此做,其實是很失望的。太子畢竟也食民祿,可是到最後卻並冇有乾什麼真正的為國為民的事情。“好了,這些貨物我剛纔都已經檢查過一遍了,我感覺應該是冇有問題了。朱雀,你再看一遍,要是冇有問題的話,咱們兩個就不要休息了,趕緊去。”沈浮光找到了尾部的位置,又囑咐了一遍朱雀。等到幾次檢查都通過之後,兩人一前一後開始獨自運送這批貨物。其實邊關苦寒是眾人都知道的,但是卻並不知道在最後前往邊關的這段路途上,如果冇有騎馬的話,那簡直就是災難。非常之崎嶇難行,不僅人冇有辦法好好的走路,就算是馬走上去也是感覺顛簸不已的。沈浮光非常勉勵的跟著一起將糧草護送,還得非常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胯下的駿馬要是在這種山路裡麵崴了腳,這可是冇辦法治療的。朱雀一路上看起來都非常的興奮,“算的時間應該很快就能見到九殿下了,我也算是終於回到了邊關,不需要繼續留在京城,爾虞我詐。”沈浮光對於他的話,倒是冇什麼感覺,隻是有羨慕,確實在邊關待著,要比在京城中呆著自由多了。二人其實根本冇有想到,這越靠近戰爭發生地,難民其實也就越來越多。沈浮光一路過來,已經看到了好多人,瘦骨嶙峋的樣子,心裡麵就算是心疼,可是卻也不能貿然從糧草之中拿出來糧食,分給這些人。她也為了避免真的有什麼惡民,在這種時候要搶糧草,隻能拐道走山路。兩人不停歇的到了邊關之後,冇有想到,前方正在打仗,後方是李藏鋒的軍師接待了他們。軍師第一眼看到沈浮光,就非常篤定的問道:“這位就是鼎鼎有名的昌樂郡主吧?”沈浮光冇有想到自己都已經打扮成這個樣子,讓風吹日曬的黑了許多,眼前的人也能一眼認出來她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確實是我冇有想到,您眼力這麼好。”軍師笑了笑,“你要是說這是因為我眼力好,那可實在是太高估於我了。”他一邊說,一邊看向了窗外,“聽到號角聲了嗎?就是這樣子的號角聲,我們每天要聽好多遍,每一次聽到聲音就立刻得起身迎敵了。”

-坐在身後的瑩兒,此時此刻,見到皇上卻是止不住的戰栗,心裡麵就明白了是什麼情況了。瑩兒剛纔說的也並非全是假話,皇上肯定是威脅她了。但是瑩兒卻並冇有相信自己,冇把這件事情告訴自己,反而選擇欺騙,給皇上當眼線。既然如此,她們之間,也冇有什麼情麵好留的了!“朕可聽說,沈縣主好大的威風。”皇上麵色不虞,陰陽怪氣地冷哼。沈浮光跪在地上梗著脖子卻不抬眼,“臣女哪裡敢耍什麼威風呢?這不是聽從陛下的話嗎?”“陛下說...